弹簧腿杰克

不咕了!!!

[短篇完] 忍迹家熊孩子的故事(abo忍迹生子亲情向)

因为正文是abo所以最后有生子;但是我正文一个字没写就写了一个连孩子都有了的番外是怎么回事[哭笑不得]

故事是在忍迹家的男孩8岁的时候。

......

......

“Theodore Oshitari !!!你给本大爷回到房间去好好反省!!!”

不用看父亲铁青的脸色还有额角边的青筋,他光是这句话一字不落地叫了自己的全名就能彰显出他有多生气。他从来不叫自己的全名的。侑士爸爸站在怒发冲冠的他身后,无奈地摇了摇头,意思是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至于他爷爷,在父亲们领着他踏进家门的时候就收走报纸上楼上书房去了。爷爷好像从来不插手他父亲们对他的管教,不如说他的看法一般跟他儿子是一样的,这种时候他不在边上喝茶看热闹就已经很好了。于是泰斗埋着头,踢拉着鞋,闷闷不乐地走回自己房间并关上了门。

 

忍足泰斗,忍足侑士和迹部景吾的独生子,不愧被称作大胆少年忍足2号。不过他爸爸当年只是在高高的平衡架上信步,而他,在他8岁生日的这天,胁迫管家把他父亲的马牵到学校并得意扬扬地想要炫耀一下在骑在马上威风凛凛的自己。虽然他也是一个迹部家的,但是苦恼的校长还是打电话给了他的两位父亲。等忍足和怒气冲冲的迹部来学校操场上把他从马上拎下来的时候,他从不向人道歉的那位父亲认认真真地向校长表示了歉意。所幸伊丽莎白也老了性子十分沉稳,才没有在他的胡闹下把校园踏成平地。回家的路上是迹部开的车,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肯说。

 

鼓着脸的泰斗回房间后先跟脚底写着”Ted”的毛熊布偶玩了一会儿——他喜欢把所有他喜欢的东西都标上自己的名字——叹口气感到无趣;又自己玩了一会儿抛接球,但还是感到不好玩,最后只好挨着他大大的床沿边滑坐到地上。厚厚的地毯暖呼呼的,他索性趴倒下来,用手肘支撑着下巴,拿过自己最爱的相册,小心地翻看着。这本相册是他6岁的时候的爸爸和daddy一起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封面用烫金的花体写着“To Ted”,里面是6年来各种各样的他,每一个画面都是他的最爱。有一家一起去迪士尼时他抱着旋转茶杯不肯撒手的照片,有去挪威的时候他抱着侑士爸爸的脖子指着他看极光的照片,还有他和小他两岁的远也一起被谦也叔叔扛在肩上抛高高的照片——不过他最爱最爱的还是相册的第四张——那是他6个月大的时候,daddy把他抱在怀里,脸贴着他软软的小脸蛋开心又骄傲地笑着。那时候他还什么都不懂呢,头顶上只有一小沓软趴趴的头发,睁着大大的眼睛张着嘴,一只手扯着daddy袖口的纽扣想要往嘴里塞,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另一根手指,那是在镜头后的侑士爸爸的手,那个戒指的位置到现在一点都没有变过。那个时候的daddy看上去那么温柔,温柔得就像他永远不会对他生气,就像他可以永远都躲在daddy怀里撒娇......泰斗感到现在鼻子有点酸酸的。

 

房间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有人用很轻的脚步声靠近他。不用转头,泰斗抱着膝盖用背对着门的方向,他知道那是侑士爸爸。一般他惹daddy生气了,都是侑士爸爸先把daddy哄好了再来向他悄声透露风暴解除。但是今天daddy气得不轻,他现在肯定也还在生气。

 

忍足走到儿子身边,挨着他也盘腿坐下。看着小家伙鼓鼓的还带着点儿婴儿肥的侧脸,还有固执地看着地面然而眼泪在里面打着转儿的眼睛,忍足温柔又无奈的笑了。

“嘿Teddy。”

“......嗯。”

“走吧,晚饭时间到啰,今天山本伯伯有做你最喜欢的松露汤。”

“但是......Keigo dad他很生气不是吗......气我今天把伊丽莎白酱带去学校捣乱了......”

“呵呵,”忍足把一只手放上儿子的后脑勺揉了揉,“你也知道你那是捣乱哪。不过啊,daddy他并不是生气你今天带伊丽莎白酱去学校哦。他在担心你。”

“诶?”泰斗终于停止了观察地板,转过头来看他爸爸。

“今天校长先生打电话来说你在学校骑马的时候,那一瞬间他差点没失去意识,还没等校长先生说完就冲着电话吼‘泰斗呢?!他有没有事??!!”

泰斗低着头不说话。

“你也真是,小小的人骑那么高的马。伊丽莎白年轻的时候性子很烈的啊,我当年都差点被它踢过。”

泰斗涨红了脸,强词夺理地为自己辩解:“可我今天已经8岁了!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daddy为我担心的!”

“是是~”忍足再次抚上儿子的小脑袋,“那么8岁的忍足先生,你出去要好好的向Keigo道歉,因为你今天的捣乱而错过了他亲自给你烤的蛋糕。”

“诶??!!”泰斗惊讶地抬头看着他爸爸,那双跟他颜色一模一样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温柔的笑意。

“耶——!!!”

 

泰斗兴奋地跳起来,哒哒哒冲到一楼餐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华丽精致的食物,在中间果然有一个玫瑰花瓣簇拥着的高高的蛋糕。迹部坐在桌边,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了过去。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身旁的爸爸,在得到一个鼓励的眼神之后,泰斗闭着眼不顾一切地冲进迹部怀里,用最大的力气搂住了他的脖子,把脑袋埋进他肩窝,闻着他身上的他最喜欢的味道。感受到一双手也温柔地从背后环住了自己,泰斗才抬起头来,看着他父亲海一样蓝的眼睛,把额头抵在他额头上,泰斗认真的说daddy我再不让你担心了。

“谁担心你了笨蛋。”迹部吻了吻儿子的额头。

“本大爷担心的是你再不早点回来蛋糕就被忍足侑士吃了。”

评论(11)

热度(76)